Our Trusted. 24 x 7 hours free delivery!

国外足球小将怎样成长?国际青少年邀请赛成了中外校园足球交流平台

这几天,属于上海校园足球的“小世界杯”正在火热上演——2018中国(上海)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在上海4个赛区举行,来自全球10个国家和地区的16支青少年校园足球队汇聚申城,其中不乏来自墨西哥、澳大利亚等足球强国的优秀足球小运动员。和切磋技艺同样重要的,是向这些足球强国学习先进的校园足球理念和青训体系。

“孩子们一年要参加多少比赛?”“足球专业学生的文化课考核和其他孩子一样吗?”“无法进入专业队的孩子未来之路该怎么走?”这是赛场之外,各国的教练员在交流时,问的最多的问题。

来自澳大利亚城市墨尔本足球学院队的主教练戴维·范·史奇普已经连续第三年带队来上海。他说:“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这里的足球水平能代表中国的青训水平,所以我很珍惜每一次来上海的机会,因为可以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的同行们多一些交流,”史奇普介绍说,他带的这支队伍,由墨尔本地区的三支球队组成,虽然球队的平均年龄在同济一附中赛区的B组中年龄最小,但技术在自己所在的小组中却是最好的。小组赛结束,他带领的队伍位列B组第一,进入四强。

和墨尔本足球学院队比起来,同组的上海校园精英队、湖南雅礼中学队、斯洛伐克斯巴达队实力略逊一筹。史奇普认为,虽然和欧洲的孩子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澳大利亚作为亚足联的一员,校园足球在亚洲范围内还是独树一帜的。

史奇普介绍说:“在澳洲,孩子们一周有五个半天都在训练,虽然足球还算不上澳洲的第一大项,但学校里普及的足球课非常多。”他认为,对于年轻的小球员而言,以赛代练是最重要的,“在澳大利亚,针对校园足球的联赛一年有一到两个,但俱乐部之间的比赛非常多,几乎每周就有一场,这对于锻炼技术是很有用的。”

和大多数球队不同,来自墨西哥墨西哥帕丘卡的孩子们,这次是来上海“玩”的。这支球队曾经在去年的U17国际锦标赛上,获得亚军,是墨西哥响当当的队伍。

教练韦斯特·简·沃特说,墨西哥的孩子们喜欢足球,是发自内心的。“足球是我们大多数青少年空余时间的休闲娱乐运动,十岁之前,基本上有80%的男孩子都会参与到足球运动中,并且都是在‘玩中学’。”他介绍说,过了十岁之后,那些有天赋的小球员就会进入俱乐部训练。当然,过了十岁之后,训练就变得专业起来:“孩子们通常每天都要训练,一周其次,每个周六都会有一场对抗赛。”他认为,之所以墨西哥自上而下包括很多成年人依然会对足球充满了热情,是因为浓厚的校园足球文化的影响。

“墨西哥校园足球文化的特点,就是提倡大家在玩的过程中学习,充分感受踢足球的乐趣,”沃特说,对于青少年的比赛,大多数教练员会让每一个球员都有上场的机会,这样,每一个孩子都会有锻炼的机会,并且保持一颗向上的心。“给孩子们一颗爱足球的心,是墨西哥足球的奥秘,”沃特说。

比赛进行到第四年,来国际足球邀请赛交流的国家和球队也越来越多。法国博若莱足球俱乐部队的教练尼古拉斯对中国小球员的选拔机制很感兴趣。得知中国从幼儿园开始就对苗子有布点时,他说,和大多数欧洲强国一样,法国的孩子一般从15岁左右开始根据天赋和能力进行分流,一些孩子继续进行三年的专业培训,另外一些就进入普通学校学习,继续把足球作为兴趣发展,更多的孩子最终还是走上学习和工作的道路,但他们还是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这样的理念,正被更多从事校园足球的同行所认可。第一年来参加赛事的德国法兰克福青少年俱乐部的教练埃尔伯克说,只有1%的球员最后可以脱颖而出进入顶级联赛踢球,更多孩子的生活,只是因为足球而变得“更加精彩”。

上海市校园足球办公室副主任王江宇说,这样的国际邀请赛除了中外小球员比一比“脚头”之外,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能和国外同行进行面对面交流宝贵经验。连续四年的国际足球邀请赛打开了一扇“窗”,让中国看到了世界校园足球‘高原’的发展现状,找到差距,取长补短。“比如国外球队球员间的团队合作、拼搏精神和技战术打法,四年的磨练让中国的小球员们也有了长进。”王江宇说。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